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

更新时间:2019-08-24

  宋代十分重视书画艺术的繁荣发展,开国之初,就在宫廷中设立了“翰林图画院”。画院中,除了中原之地的画家外,还招纳了西蜀、南唐等臣服王朝的大批画家,其中不乏黄荃、赵元长、王齐翰、周文矩等知名画家。这样,也就融合了全国各地的各种绘画风格。到了宋徽宗时期,画学被纳入科举考试之列,分佛道、人物、山水、鸟兽、花竹、屋木六科,广揽天下画家。

  据宋人郭若虚《图画见闻志》和邓椿《画继》统计,北宋时期有记载的画家就有三百六十八人,形成了宋画的繁荣鼎盛局面。在我国源远流长的绘画史上,宋代山水画的创作最为突出,不但名家辈出,而且,以不同的笔法,来表现各种不同的山石树木,形成“宋人格法”的各自独特的风格面貌,影响后世多年。山西绛州(今山西新绛)人高克明就是其中名擅一时、较有成就的一位山水画名家。

  高克明,生卒年不详,多才多艺,佛道、人物、花竹、鸟兽、鬼神、屋宇无所不能,山水画有大气疏阔超逸出尘的艺术旨趣。据刘道醇所著《圣朝名画评》记载,高克明于宋线年)入图画院,宋仁宗时,诏作壁画,升为翰林待诏”。宋若虚《图画见闻志》亦载有他于“皇佑元年(公元1023年)创作《三朝训鉴图》,画三朝盛德,凡一百事,共为十卷”的记述,可见其在北宋宫廷画院以及宋代画坛的地位。

  冬日一连下了几场大雪,让天地间一片银装素裹,河流结冰,林木托雪,面对这片充满诗意的冬日雪情,让人的脑海立时浮现出高克明的一幅山水长卷,那片雪后山林、金光佛88840,溪畔人居的曼妙意境,令人赏心悦目,心驰神往。

  《溪山雪意图》卷,纵41厘米,横241.3厘米,绢本设色。采用全景式的构图,着重表现自然山水的和谐安然。画面自右至左,依次安排了岗地、小桥、河水、溪流、村居、树木、竹林、山岩、行人等多种自然景观,结构和谐,层次分明,好一幅雪后溪山美景,尽收眼底。

  作者没有描绘寒风凛冽,雪花飞舞的冬日特有景象,而是选取皑皑积雪覆盖山林、坡冈、屋宇、乱石、小船的场景,来塑造雪后山野的一种宁静安然的美。

  只见,雪后连绵起伏的群山,堆满积雪,平整的小山坡上,松林劲拔苍翠,竹林郁郁苍苍,与皑皑白雪形成强烈的视觉反差。一条溪流从山涧流淌而下,水势湍急,注入一湾河流之后,水势趋缓,显得温柔许多。

  穿过一条小木桥,几间房顶堆满积雪的村居房舍,掩映在枯木青松之下,一人坐于草堂中,似乎刚从外面回来,头上巾毡未摘;一个仆人正捧上热茶,脸略扭向门口,似乎感受到了户外传进来的缕缕寒意,二人举止神态各异,刻画得惟妙惟肖。

  坡下河边,泊着几条小船,船蓬、船身上落满积雪。一条上有顶棚遮护的蓬船上,一人坐于舱前船头,若有所思,似在欣赏眼前银装素裹的雪后美景。

  溪水对岸,一座简易的小木桥,横跨于溪水之上;山林下的山路上,一挑担人正迎着凛冽的朔风踏着松软的积雪,匆匆赶路,与四野宁静安详的景物交融,赋予画面一种强烈的动感。

  巨大的山石之间,松荫之下亦有二处房舍,与溪流这边忙碌的景象不同的是,均门扉紧闭,主人仿佛尚高卧未起,这也体现出作者处理景物的匠心。

  笔法疏朗简放,用色古朴雅致,刻画细致,一笔不苟,只见松根劲张遒劲,屋舍工笔入微,淡墨渲染,意境幽深。对画面的结构处理繁琐而不芜杂,平远、高远、深远兼具,平滩远渚,山、水、树、石、人、船、屋、桥等一应布置,井然有序,小桥、流水、人家,一样不缺。“隔牖风惊竹,开门雪满山”,观整幅画面,可以发现作者对自然景观的观察细致入微,采用动静结合的处理方式,将雪后的山林村居于清冷寒寂中,蕴涵的无限生机的画意,很好地表现了出来,皴法细腻,画风严谨,苍秀疏旷,格调高雅。

  清书画家笪重光在《画筌》中说:“善师者师造化,不善师者抚缣素”,主张画家在摹仿前人的时候,一定要有自己的思想。

  高克明的山水画的可贵之处,就在于他并不一味模仿前人,而是在博采众家所长的基础上,参以自己的风格,形成具有自家面貌的山水画境。

  高克明绘山水画,从不轻易下笔,他经常穿行于山林旷野实地观察,“箕坐终日”而不倦,回家后独坐静室,构思成熟始下笔,体现了作者对待艺术创作的严谨态度。

  《宋朝名画评》录入北宋初画家九十余人,分人物、山水林木、畜兽、竹翎毛、鬼神、屋木六门,每门分神、妙、能三品,高克明的作品被列为妙品第一,给予了“铺成景物,自成一家,当代少有”的高度评介。

  “晨起开门雪满山,雪晴云淡日光寒。檐流未滴梅花冻,一种清孤不等闲。”严寒冬日,瑞雪纷纷,观溪山雪意,赏如斯佳景,不禁让人想起清代书画家郑板桥的《山中雪后》,顿时令人眼界肃清,心旷神怡,一股置身画中、体验画境的美好向往油然而生。